安徽时时彩走势图200期

頭圖加載中...

loading

杜馬蓋地|二十攝氏度的冬季,潛入燥熱的深海 #旅行比慘大賽

  • 出發時間/2019-01-18
  • 出行天數/10 天
  • 人物/其它

文|楔子

目錄
正文:01-07段落
攻略、圖片和番外:08段落及之后

背景音樂:Luis Fonsi/Daddy Yankee/Justin Bieber - Despacito

祝,閱讀愉快

錫基霍爾島邦勞 的船程需要2個小時,無聊的我開始打量起周遭。客艙不大,卻一排擠了10個座位,以262的方式排列著,我們不幸坐在正中。黃皮膚的東亞人,白人老外和當地人差不多各占了三分之一。前方艙壁上的小電視里放著星球大戰不知道第幾部,客艙里充斥著轟隆隆的發動機的聲響,所以沒有人能聽得到電影的聲音,擁擠狹小的空間里多數人在低頭玩手機。右手邊的一對年輕情侶靠在一起用手機看著綜藝,我偷瞄了一會,看樣子像是歐美選秀節目,舞臺上的選手妝容鮮艷,動作夸張怪異,評委們也不遑多讓,不過才自我介紹的環節,兩個人就被逗的一直在傻笑。腦海里突然浮現出陸圓第一天跟我說的:“ 菲律賓美國 文化影響特別深。”透過椅子間的縫隙,看到正前排的男生手機舉在面前,歪著腦袋專心地盯著屏幕,不時地左滑右劃,“T字頭軟件?”這倒是啟發了我,打開國內同款某T姓社交軟件,周圍竟然有不少人在用,不過距離都比較遠,畢竟我們現在在海上嘛。隨手翻看了幾張,沒什么興致,就閉目養神了。

想不到的是,過了一會再打開時,收到了好幾個“like”。
“這個還不錯吧。”我問陸圓。
“還行吧,那你右滑試試?”

文|初探

迷迷糊糊望向窗外,一片幽森黑暗之中出現了一顆明亮的蝌蚪頭樣的建筑,我不由得一激靈,“港珠澳大橋?”急忙拿出手機咔擦拍了一張,照片高糊,不過好幸運,睜眼就俯視了世紀工程。“看見大橋意味著快降落了吧。”這時機長開始廣播準備降落的通知,我抽了張紙巾用力擦醒了熟睡中流著口水的陸圓。

“要不是陸圓的慫恿,我現在大概率會在 摩爾曼斯克 零下30度的雪地里仰望歐若拉?”

2019的第一周,在一直把日期寫成2018的不適應中度過。“分明不久前還在寫2018的年度計劃,怎么突然就2019了?”我向坐在對面的陸圓感嘆時間飛逝,他心不在焉地“嗯”了一聲,筆記本熒幕的光冷冷地散射在他的臉上,咖啡的熱氣慢慢的如游絲般消失不見,我無聊地開始刷朋友圈。“春節前去 杜馬蓋地 潛水怎樣?”他這突如其來的這一問讓我沒反應過來,奇怪的地名完全沒記住,只聽到了潛水。“我計劃好了去 摩爾曼斯克 看極光。”我微笑。他把屏幕轉向我,“行程我已經做好了,你考慮一下,是跟團走馬觀花地溜一圈 北極 圈,還是跟我去熱帶享受二十度的冬天和人文的激蕩?”說到“人文”的時候,他有一絲狡黠的微笑。我不知道是被他不容置疑的語氣說服了,還是被眼花繚亂的潛水行程打動了,抑或是那狡黠的“人文的激蕩”吸引了我,總之我乖乖上交護照,其余的一切行前準備都交給他包辦了。

陸圓走南闖北十來年,算是個資深驢友,什么 湯加 里羅冒雪徒步差點陣亡,七一冰川滾下山坡大難不死,騰格里沙漠被千萬只飛蟲追咬的傳說都給他增添了愛冒險的意味。還有什么走過30個省,睡過15個省的香艷傳聞。當然這些都是同學聚會的時候聽別人說的,自他去年年底來 上海 工作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。所以我對這次的旅行還是抱有很大期待的,看山看水看云看天看河看海都膩了,總要體驗一點不一樣的對不對?

上海 飛往 馬尼拉 的國泰的航班只在 香港 轉機停留一個小時,買了點吃的,去洗手間脫下秋褲就到了登機的時間。到達 馬尼拉 機場的時候天還未亮,候機廳倒是熱熱鬧鬧很多人,在百無聊賴又昏昏欲睡地等了個4小時之后,我們終于坐上了晚點2個小時,前往 杜馬蓋地 的航班。

一路睡到降落。剛到機艙口,一股厚重的熱氣迎面而來,站在舷梯上看四周一片寬闊,這個機場只有一間平房作為候機室。陸圓被室內的旅游宣傳廣告吸引了,一只手抬著太陽鏡虛著眼仰頭看著,就在行李帶開始轉動的時候,他轉過身來對我說,“好玩的路線我 都安 排了,不用擔心。”

在這連續3程飛行之后,我是真的困得不行,到酒店之后倒頭就睡著了。還沒睡沉,半夢半醒之間似乎聽到了斷斷續續的輕聲呻吟,睜眼一看,心里一驚:陸圓裸身趴著,一個有些黝黑的 菲律賓 姑娘正背對著我俯在他身上…摩擦?然而再一定神,熱血冷了一半,嘖嘖,這熟練的手法,專業的姿勢,這并不好看的側臉。呵,這小子這么會享受,才落地就定了個massage。既然不是現場直播加上困意依舊,我又繼續睡死過去。

陸圓叫醒我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,“圓哥,你爽夠啦。”我翻了個身不想起來。“上門massage才500p(1 菲律賓 比索=0.1289人民幣),你晚上也訂一個唄。”說著一個枕頭砸了過來,“出去吃晚飯吧,餓死了。”

我們就近去了酒店對面的市場,很像小時候去的帶有頂棚的菜市場,不過這里要豐富得多。賣衣服、日用、果蔬肉類的都有,讓我吃驚的是竟然還有DVD租賃的小店,有一種到了很多年前的 中國 的恍惚。市場側邊有一排類似 關東 煮的小攤人頭攢動,熏黑的天花板下掛著并不明亮的燈泡,墻上也滿是油煙的痕跡,食客們圍坐在攤位邊有說有笑。我們隨意挑了一家坐了下來,點了和大多數食客一樣的食物。這是一份只要5p的蓋澆飯,量很少,兩三口就吃完了,特別在于澆頭是可可粉沖的。我意味深長的看了小圓一眼,“味 道真 的有點奇怪啊。”陸圓笑著說:“說不定之后還能吃到可樂泡飯呢。”

看我們這么快吃完了,老板略帶期待地問我們”Do you like the food?Good?” “Yes,We'll have another one.”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們的捧場打動了,老板熱情的給我們介紹了當地哪些景點好玩,哪里是制高點可以俯瞰全城,臨別的時候還主動提起要不要拍照留念。“Hope to see you again tomorrow evening.”

菲律賓 人英語太好了吧,雖然口音蠻重的,我有些沒聽懂。“離開攤位之后我們在附近溜達了一下。“ 菲律賓亞洲 英語普及率最高的國家,受 美國 文化影響特別深。”陸圓說道。“你看,那邊理發店的廣告用的都是歐美的明星,信天主教的人也很多。“

文|大海親吻鯊魚

回去之后我們早早的休息了,第二天凌晨五點就起床趕往碼頭,奇怪的是出來玩的時候早起從來就不是個障礙。
清晨的風微涼,下著小雨的天空并不通透,載著汽車的渡輪在風浪中搖得厲害,心里默默祈禱天氣快點變好。到Oslob觀鯨鯊的沙灘時,已經有不少人在等候,我們換上泳衣泳褲也加入了排隊的行列。好在沒等太久就坐上小螃蟹船下水了。

“這些鯨鯊每天早上過來在這彈丸之域接受投喂,好可憐啊。”涉水走向螃蟹船的時候我對陸圓說。
“我們這一批一批的游客不也是接受他們的投喂么,視覺上的。”

可能是好久沒下水了,穿著救生衣我都覺得要沉入水底,完全無法放松,一直死死的抓住“螃蟹腳”。陸圓倒是如魚得水,拿著水下相機一路跟拍鯨鯊。
“我數123,你用力扎進 水里 ,我幫你拍照。”奈何這救生衣浮力太大,相機里只留下我奮力掙扎向水下,張牙舞爪的樣子。陸圓無奈的朝我擺了個再見的手勢,又游向遠處了。

“我看過大海親吻鯊魚。”
“可那又怎樣呢?”

結束觀鯨之旅后我們繼續趕往墨寶,中午時分才到。接待我們的是一家中文潛店,老板是 廣東 人,手底下的員工包括潛水教練都是本地人。這也是 菲律賓 當地的旅游接待常態,國人通過網絡渠道招攬客源,雇傭當地人提供服務。吃完午餐稍作休息,我們就前往體驗此行我最為期待的沙丁魚風暴了。
下水前,在岸邊遇到了兩個正在玩耍的小男孩,毫無恐懼撲騰在海浪里,被卷走又沖上岸。海洋是他們從小的玩伴,自然了解,自然親密,自然無所恐懼。

水下的世界安靜得只聽得見呼吸出的咕嚕咕嚕的聲響,微弱的陽光穿過清澈的海水折射出明晃晃的一片光域,被厚重的海水包裹著有著一種奇怪的輕盈感,深潛的時候,我反而放松了下來。站在第三者視角上看,三人同游,我是被教練拖著往下潛去,陸圓在我們身旁跟著。不需要潛入很深的海底,不過水下5-6米,就是成群的沙丁魚,它們在我們身邊不斷變換著隊形,像水下旋風一樣移動著,BBC紀錄片里面的場景真實的發生在了我們眼前。我閉上眼,感受魚群在我身邊游過的水流,似乎我可以跟他們共游去另一個秘境。
“我也一定要去考個潛水證。”

“我們可以通過新的技能和裝備看到更廣闊的的世界。”在最后的旅行總結會上,我特別提到了這一天的感受。

文|潛入燥熱的深海

短短半小時的體驗深潛很快就結束了,返回到 杜馬蓋地 不過才下午3點,我們找了一家潛水店報名第二天APO Island Tour的行程去看海龜。回到酒店,陸圓拿出電腦開始處理工作。窗式空調吹出呼呼的冷風,陸圓敲擊鍵盤的清脆的噠噠聲,疲憊的身體和柔軟的床墊,我癱在床上,手機都不想碰,回想這一天的經歷,這才是旅途中最舒服的時刻啊。透過防盜鐵柵欄望向窗外,云層還是厚厚的,“看來是看不到日落了。”我說。五點多鐘,天開始暗沉下來,我們找了一家海邊海鮮館,邊大快朵頤,邊希望著能看到哪怕一丁點落日的光輝。

次日,又是早起去往集合點,螃蟹船上滿當當的 中國 人,昨天報名時看到的幾個老外孤零零的被分到了另一艘船上。船員大多會幾句中文,給我們指著:“香蕉、牛奶。”讓我們隨時可以補充能量。APO島附近安排了3個浮潛點,到了島嶼附近,島上的向導過來帶我們去浮潛。向導黝黑瘦小,自我介紹的時候說他27歲,看起來似乎有35歲+了,真是風吹日曬催人老。

幸運的是,第一次下水我們就遇到了海龜,向導似乎比我們還興奮,一直用不純正的普通話喊著“海龜!海龜!”午餐的時候和他閑聊,得知APO島有1900人,都是屬于一個家族,其中有500人做游客向導,島上有3個潛水店,整個島都仰仗著旅游業,他自家有游船在經營。
很有意思的家族生態,因為旅游業發達應該也比較 富裕 。“他們賺這么多錢也沒地方花啊。”我向陸圓感嘆。彼時我們在返程的路上,和一群船員坐在甲板上吹著海風。“也許賺到足夠多的錢就可以離開那座小島了吧。”

玩了大半天大家都累了,躲在船艙里休息,船頭甲板上只有我們兩個和幾個船員慵懶地躺著,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我們這次的行程,接下來準備去哪。船員James突然提起他們今晚有個Party,邀請我們過去玩,我以為是個生日派對,擔心我們過去會比較尷尬,他解釋道這只是一個年輕人一起玩的酒會。又壞笑著湊近對我們說,他可以幫我們介紹他的朋友,只要2000p。“這小子看起來不大,都開始做這種生意了。”我心里嘀咕。陸圓笑著看了我一眼,說一起唄。和James互留了 菲律賓 的手機號,約定好晚上9點聯系。
“不會是賣器官的吧。”我忐忑地問陸圓。我心里是又期待見識下 菲律賓 年輕人的夜生活,又害怕。
”他應該只是想賺個抽成,別太擔心了,哈哈哈。“

晚上James開車過來接我們去了一家酒吧,如機關似的入口在咖啡店吧臺背后,墻面是絕對看不出來有出入口的,穿過旋轉門,Despacito的音樂填滿了并不大的空間,昏暗曖昧燈光下年輕漂亮的男孩女孩們無不泛著笑意,我們穿過人群走到了角落的卡座,James給我們介紹了已經到場的2位女孩和一個男孩,都是20出頭的年紀。女孩A閃亮的眼影和大紅唇和她棕色的皮膚并不是很相配,穿著修身露臍上衣挺身坐的筆直。女孩B還是一副學生打扮,跟我們打了聲招呼就低頭玩手機了。我和陸圓插空坐了進去,點了兩杯dry martini。James拿來了一個轉盤和好幾種酒,轉盤就是個喝酒助興的工具,每人輪流轉,其實變著花樣喝酒:混酒、混飲料、一次多杯、兩人同飲…幾杯酒下肚覺得空氣都燥熱起來,大家也開始high了,不斷起哄。看了眼陸圓,喝的分明比我多啊,面不改色,小子好酒量。James也很清醒得很,拉開了我,不知道從哪里掏出2個杜蕾斯塞給我,問我看上哪個可以帶去酒吧后面的包間…

嗯~以上皆為YY。真相是,那天晚上我們沒有打通James的電話也沒有接到他的電話,我和陸圓只好在點評上找了個評分不錯的酒吧聽歌喝酒聊天, 杜馬蓋地 本島的最后一晚就這么在聽故事和講故事的互動中過去了。我向他求證了那些色彩豐富的傳聞,“不過是添油加醋講了些大家想聽的故事而已。”停頓了一會,他又補充說:“不過是添醋加油地吸引你出來玩而已。”
“F***!”

文|二十度的冬天

來到 菲律賓 的第四天,終于可以睡個懶覺了,一直到中午我們才乘船去 錫基霍爾島

我是個廢柴沒有駕照,所以交通只能靠小圓租的一輛摩托。繞一圈總長72公里的環島公路,主要的景點也就看全了。島上的一切都透露著被海風腐蝕過的陳舊氣息,摩托的速度讓迎面而來的溫熱的風有了些許清涼的意味,不過依舊厚重。前方的空氣不斷被擠壓,急切的找尋每一寸空隙逃向我們身后。環島路上大部分的時間看不到什么人,我一直以為沒有人的自然才是最純粹的風景,可以享受安靜和不受打擾的純粹。

島上最著名的景點要數樹藤跳水和10米臺跳水,而我們的經歷只能用小圓安慰我的那句:“最好的風景在路上。”來概括了。樹藤跳水被所謂的志愿者向導要了100p每人的服務費讓我覺得很不舒服;到了10米跳臺的時候,由于潮位低而關閉了,擺拍結束一轉身隨身包被一個老外誤拿走……What a day……

剩下的一些景點我們商量之后沒有再去,一路慢慢悠悠的亂逛,看到岔路的時候開進去,有時候不小心闖進別人的田地,也有無人的海邊灘涂。不大的島上很多教堂,恰巧遇到正在做禮拜的一所,教堂里傳出來的贊美詩的美妙歌聲讓人流連,我們就停下摩托聽完一整首。路過學校的時候小朋友們熱情的和我們打招呼,放學了他們三三兩兩結伴走回家,一幅溫馨安逸的小島生活圖景,我不敢打擾,偷偷在車上拍下了他們的背影。

只不過天公又不作美,看著滿布的云,期待的落日又預料之中的泡湯了。晚上多數地方沒有路燈,我們乖乖烤了些海鮮回到酒店。這是這趟旅途最有特色的酒店,海邊懸崖4座獨立房間就是這個酒店的全部客房,面朝大海的泳池,風景絕佳。清晨起來霧氣彌漫,淺灘里滿是撿海膽的人。只是晚上的氛圍有點過于可怕,不明生物的叫聲,白天很美的觀景臺到了夜晚就成了散發微弱燈光的可怖之地。在大堂吃燒烤的時候,遇到了另外幾間房的住客,一看,3/4的間房都被我們國人占領了。

文|未完不再續

酒店太棒,陸圓有些后悔只在島上安排了一晚,于是,第二天早上我們哪都沒去,專心在酒店看海(只是因為懶)。

不舍地離開 錫基霍爾島 ,在去往 邦勞 島的船上,陸圓鼓動我右劃的時候,我忍住了罵他虛偽。全部右劃,然后直截了當的把他的微信發給了過去。“你們也在 菲律賓 旅游?一起來玩啊,V:*******。”
這又是另一段精彩的故事。

本次行程的最后一個潛水點是 巴里 卡薩斷層。 巴里 卡薩島是個赤道珊瑚島,距離島邊沙灘僅幾十米的地方,海底突然形成一個落差巨大的斷崖,垂直下降3000尺。 巴里 卡薩跳島一日游的行程還算豐富,在去往島的路上有60-70%的概率可以看到海豚。當然這一切是聽向導說的,我們去的那天大雨傾盆什么也沒看到。不過次日的天氣很好,從向導朋友圈看到了當日份的彩虹和海豚。
省去了和海豚共游的時間,我們早早到了 巴里 卡薩島就餐。吃完午餐我們注意到吃剩下的飯菜被服務員打包了起來,向導跟我們解釋,這是給船員吃的。船員的地位比較低,他們中午會在我們去潛水的時候吃我們剩下的飯菜。這個被 美國 文化影響如此之深的國家終究保留了令人惋惜的糟粕。

島嶼的另一邊就是大斷層,直接從沙灘下水,游了不過十幾米,90度陡峭的懸崖就在身下,崖壁上滿是珊瑚和各種生物,清澈的海水完全會讓你有種在太空漫步的錯覺。彼時,我想到了毫不相干的一句話:“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,深淵也在凝視你。”往下望去是一片泛著藍光的幽深黑暗,似乎有一種吸力將你往下拉,還好有個教練拖著我,不然我會被這種恐懼淹沒吧。

結束了 巴里 卡薩的行程,潛水之旅也就結束了。落日之旅似乎跟我們無緣,在 邦勞 島的幾天也都是沒有落日的天氣,阿羅那海灘的傍晚永遠陰云密布。

文|最初和最后的落日

離開 邦勞 島,就像繞了一個圈,我們回到了最初的起點 馬尼拉
“終于回到了 大城 市啊,可真舒服。”連上酒店wifi的時候我感嘆。
陸圓呵呵了一聲,“你昨天的朋友圈還號稱喜歡原始的自然呢?”
“我是喜歡長久饑餓之后的飽腹感。”

喂飽了自己的 中國 胃,我們來到 馬尼拉 灣(Manila Bay)等待落日。雖然天氣依舊陰霾,不過遠方的烏云漸次散開,暖黃的落日慢慢地露出耀眼的光輝,慢慢暈開的暖黃給遠方的山峰,海水和穿梭的輪船都染上了一層色彩。太陽從烏云中露出又消失于地平線,從延時視頻里看,好似日出。
“最后一天終于看到日落啦!可算是圓滿了,你真是個雨神。”
“哦。”

二十度的冬天就要結束了,體驗和未曾體驗的都是旅途的一部分,只是空氣依然燥熱。


攻圖番|杜馬蓋地、Oslob鯨鯊、墨寶沙丁魚

本篇游記共含7738個文字,97張圖片。幫助了游客。 舉報
相關目的地:菲律賓
返回頂部
意見反饋
頁面底部
安徽时时彩走势图200期 收旧家电最赚钱的方法 炸金花下载 自媒体粉丝多了怎么赚钱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手机4星缩水软件免费版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在三四线城市开个小宾馆赚钱吗 可以建房间的炸金花app 极速飞艇必赢计划软件 彩票开心农场技巧